栖旧

未来目标,c闪,梅林,旧剑

【APH/伊双子】绝对零点(三)

裂开

 高一 A班教室

急于与新同学打好关系的名门后代深知自己到这学院的主要目的,学习也只能排在后面,便是人际了,这将为他们未来在各种场合都有立足之地,而某些人显然没有这样的自觉,罗维诺随便坐在教室的角落用手支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看着正向某个高个子德国人撒娇的自家弟弟,他并不是有心看见的,奈何教室它就这么大,想不看见也难,那个土豆混蛋居然又在诱拐自家弟弟,自己的弟弟也真是太傻,笑的这么开心干什么,明明……都没对自己这样过啊。想到这里,罗维诺不受控制的咬紧了牙,被压抑的爆脾气也在临界边缘,而接下来那个名叫路德维希的人的一个动作,让他的理智断了弦。

  有着暖暖笑容的少年蹦蹦跳跳着,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也因此歪斜,路德维希叹了口气,无奈的轻按住他的双肩,又空出一只手帮他把眼镜扶正,一切是那么的温柔美好,让人不认打破……个头啊!罗维诺气呼呼的走上前一把把弟弟拽到自己身后,不顾他的惊呼,对着自己厌恶其实还有恐惧的路德维希大声吼着,喂,你个混蛋土豆,离我家弟弟远点,反正你肯定是有什么目的吧!路德看着不让他省心的瓦尔加斯兄弟他感觉胃有点疼。费里一看急了,哥哥,他不像你想的那样啦。罗维诺心中气结,抬起头看着费里,哈,反正……老子一文不值对吧。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指谁,指什么,他只是顺应了自己的意思,跑了出去。跑到半路,他的心里也不禁懊悔,他当时明明不是那个意思,为什么就那样做了啊,那就等那个笨蛋弟弟一会儿好了,就一会。

  教室里路德维希一脸胃疼的问费里要不要去追,费里西安诺只是扶了扶眼镜,道,没事的哦,这也是没有办法的。镜片反射着光,嘴角是温柔的笑。

  抓得太紧也是不好的,不是吗。

 

  十五分钟后,罗维诺气急了,笨弟弟居然不来道歉,我也是为了他好嘛,脸上摆着不愉快,快步走着,气呼呼的随便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蹲了下来,咬着牙也不肯承认自己确实很为委屈,“啊呀,罗维诺啊,你怎么在这里啊,俺真是和你有缘啊“”大个子的少年带着明朗的微笑道,罗维诺不想理他,继续忧郁,安东尼奥嘴里嘟囔这小罗马诺不要讨厌亲分,一边俯身捏他的脸,一分钟,两分钟,“喂坟蛋,俄德练。“罗马诺抬头,不满道。“好好,怎么啦,有什么难过的和亲分说说”罗马诺原本不耐烦的表情平静下来,眼中是沉寂的落寞,:“番茄混蛋你说我是不是个不称职,没用的哥哥啊,我明明是为了他好,他为什么就不明白呢,那么傻,被别人骗了也不知道啊该死的!“”安东尼奥不用想也知道他说的是谁,叹息着:“嘛嘛,对于费里来说这也是正常的嘛,于公于私路德维希都是他应该亲近的人,对于罗马集团来说他也是必须拉拢的人嘛,所以别生气啦。”罗马诺轻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是不懂,只是有点气,气自己没办法帮上弟弟的任何忙,连他对别人好也做不出任何有影响的举动,为什么什么也做不到啊。

  安东尼奥看着他不停变化的脸色,沉默半晌,如果可以的话真不想说出,明明罗维诺现在这样无忧无虑也很好但,他并不快乐。

  “呐,罗维诺,关于继承的事,你,怎么想呢,或者说你希望怎么做?”还是说出了。

  鸟巢幼鸟正等着父母的喂食,惬意的互相依偎。


【APH/伊双子】绝对零点(二)

回忆杀,字数报表,补全设定,罗维从小因为身体在乡下静养设定,人物行为只是剧情需要。


  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最开始他们都只是只知玩耍的懵懂孩童而已。

   偌大的庭院里,春意弥漫,温暖呢,看似这样。两个女佣打扮的女子正躲在角落窃窃私语,这样的天气,偷懒是再好不过了,“喂,喂,你们怎么在这,我可找了你们半天了,真是气死人了。”中年女子发现了她们怒气冲冲道。“那个,管家真的万分抱歉,但你也知道,今天没什么事做,偷懒也是难免的嘛嘿嘿。”两人中稍高的女佣这样说道。中年女人翻了翻眼睛;“身为瓦尔加斯的人,想当然的要严谨,看你们刚来放过你们,孙少爷要做饭,你们,快去准备最好的食材送过去。”两女佣赶忙答应,刚要走又想起了什么扭头问道:“哪个孙少爷来着?”“还能有哪个孙少爷,我们瓦尔加斯家可只有一个堂堂正正的孙少爷啊,送到费里西少爷的厨房就行了。”

“啊咧这是为什么呢,明明罗维诺少爷也是......”“闭嘴,那个从小在乡下长大的人,怎么会被老爷看重,脾气不好,又什么都做不好,还顶撞老爷,你懂这是什么意思吧?”两人连连点头,一副受教了的样子。

  三人不久就忙去了,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一个小小的人蹲在草丛里,用手拼命捂住嘴,碧色眼里充满泪水,却死咬着牙不肯流下,他只是偷跑来找弟弟的,却发现了他不该发现的事,他竟从不知他人是这样看待他,他一直傻傻任性着,以为他们都会懂得自己。“哈,我真的......好自私......以为别人会对我抱有关爱,傻透了啊我,早该发现的。”男孩哽咽的这样对自己说,脑海不受控制的闪过最深刻的画面。

 

 

 

  老人抱着自己心爱的孙子教给他自己最喜欢的绘画,那天阳光也是极灿烂的。“喔喔,我可爱的小孙子你太棒了,这么小就有如此天赋,爷爷我都自愧不如呢”老人摸着下巴上不多的胡子,笑眯眯的,“呗,那是爷爷教的好,我也很喜欢画画呢,总感觉有一种幸福感。”尚且三四岁的费里西故作正经的冲爷爷说到,奈何软糯的声音让这句话有说不出别扭感。Remus摸着他的头笑了,小费里懵懵懂懂跟着笑,其乐融融。

 忽然一人进来,向Remus附耳说了些什么,待Remus点了点头他才出去。小费里只依稀听到,孙少爷,见你一面之类的。正当他想询问时,只见一个年龄和他差不多的人被领了进来,因为逆着光他刚开始没有看清这人的面容,只见那人别扭的扯着自己的小领结,显然第一次穿这种正式的衣服,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才试探地走进来,随着他的走近,小费里才看清了他的样子,面容可爱,和他有几分相似,绿色的眼瞳漂亮的就像爷爷帽子上最好看的那颗绿钻石,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和他过于白暂的肌肤不同,手还不停地玩弄自己的衣角。小费里还是第一次见与他年纪相仿的小孩,心中只觉得他可爱的不得了,比爷爷给他说的那些美人还要让他喜欢,他一下子从爷爷的怀里跳下来,跑到小男孩的面前左瞧瞧右看看,又把他的手牵起来“ciao,做朋友一起玩好吗,爷爷他叫什么名字啊!”看着兴奋的费里,Remus笑着说“你的双生哥哥罗维诺·瓦尔加斯,以前没给你怎么提呢,因为生病了所以爷爷让人在乡下照看他,现在想着你缺个玩伴就让他回来了,你开心就好”罗维诺不好意思的揪了下自己的头发,怯怯地说:“爷,爷好。弟弟好”Remus淡淡的点了点头,担心费里西饿了,就抱着他去吃饭了,罗维诺不知该怎么办,只好跟在他们后头,他心里还是对自己从未见过面的爷爷和弟弟很好奇,心底还有一丝被他努力掩藏的期待,要是能和他们相处的好那就太好了,心里这样想着。

  用餐时,费里西一个劲的给他推荐菜,兴致勃勃,他也不好推辞只能勉强应对,不让自己在陌生环境的慌乱流露出来,其实心里也,不是不开心那。但是他不知道怎样感激别人,只能一个人别别扭扭得想个半天最后终于下定结论,“和他玩就可以增进关系”这样的想法。

  饭后,罗维诺拉起费里西的手就低着头飞速向外走去,Remus没有阻止。到了屋外罗维诺才猛然发现自己第一次来,根本不熟悉什么地形,所以到底要去哪里啊喂!心底正纠结愤怒着,衣袖忽然被人扯了扯,费里西安诺用那双无辜的蜜色眼瞳望着他问道:“呗,哥哥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呀。”罗维诺一下子愣住了,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一样说不出任何话,脸清晰可见的迅速变红,支吾了半天,最终下了狠心一般恶狠狠的说:“笨蛋,当然是出去玩啊,只是我不知道路而已,就这样而已!!”费里西笑了,带着生不知道是谁的气的罗维诺到了庭院的小湖边,“这里最美了,还有我能不能......”费里西两只手不安的握到一起,他突然想起爷爷的一句话,罗维诺正要问,就感觉自己的脸颊被温热的软软的什么触碰了一下,这个混蛋弟弟居然刚见面就亲他,就算他才三四岁,但是这刺激也让早熟的他受不了,他的大脑一瞬间当机,于是看见逐渐靠近的想安慰他的费里西下意识伸手推他,但他忘记了身后就是湖,直到费里西落水的声音传入他的耳膜,他才意识到自己无意中做了什么错事,他明明没想这么干的,他慌乱级了,只知道疯狂的喊人,就当他想自己跳下去时,Remus带人赶到把费里西救了出来,而后Remus抱着费里走的同时,还把想靠近的他瞪了一眼,眼中连敷衍都没有了,冷冷的,但罗维诺已无暇顾及这些,他只担心弟弟的情况。

  家庭医生很快赶来,确定费里西安诺没事时,罗维诺和在场所有人才松了口气,罗维诺看着脸色苍白昏迷着的弟弟,鼻子发酸,心里很难受,Remus努力压抑着快要爆发的心情,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说到:“嗯,你也知道费里西这样子了,那你搬过来的事情就不好办了,你先回乡下吧,等有时间就来接你。”罗维诺虽小但还是懂得这是什么意思,他再也见不到他的弟弟了,真的很不甘,但是他没有反抗的权利,只能乖乖走了。幸运的是自那以后费里西就一直来看他,他也越来越习惯费里西在他身旁了,也沉浸于这样的生活。

  而这样的事实,嘲笑着他的天真。他也想被重视啊。

  可不知为何,无论他在怎么努力,只能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越来越被爷爷排斥,所以才想着用火爆出格的行为来让他注意,可却总是适得其反。

  也许从那时便起了除兄弟情以外,悄悄生长的不明情绪。

 ▂_▂_▂_▂_▂_▂_▂_▂▂_▂_▂▂_▂_▂▂_▂

用一下午的时间撸完了,话说你们想吃这篇文的肉吗,如果新手的渣肉也能接受的话,磨出来也要时间


【APH/伊双子】绝对零点(一)

标题没有任何卵用,我最近迷上伊双子了呢,

北南 伊双子 黑化有  现代架空

前记

  r市意大利最大的城市,其中最著名的当罗马集团了,几乎各个领域都有涉及,在国际上也有许多影响,但最出名的却不是单靠一人白手起家的Remus,而是他的两个孙子,据说不仅才能远远比不上自家爷爷,还是两个几乎什么都不懂的废柴,但Remus却十分疼爱小孙子到溺爱的程度,大孙子就成了一个可有可无的人。但至于真相如何就不得而知了反正集Remus已然年长团内部已然人心惶惶未来继承人竟然是这样的普通到没用的人,一些人的心思也活络起来,在他们看来只有天才般耀眼的人才能撑起罗马这个庞然大物。


One 入学 

  w学院里,褐发少年对着前面稍矮于自己的哥哥软声道:“哥哥~慢些啦,刚才是我的错啦,别生气好吗~”前面被称为哥哥的人用碧色眼瞳嫌弃的看着自己的弟弟——眼睛常年眯着,最近还因为什么流行架上了一副没度数的眼睛,更显得纯良,“哼,笨蛋弟弟,刚才要不是你突然扑上来,我早就跟那个美丽的小姐谈起来了,看现在,我的好心情全都没啦!!”爆发完,就扭过头去。“呗~我给哥哥做pasta,不要生气啦。” 

  罗维诺的神情松动了些,可还是拉不下面子,更加快步地向前走着,碰,根本没注意到前方的路的罗维诺结结实实的撞入某人温热的怀抱:“喂,怎么是你这个混蛋,安东尼奥,爷爷又让你来监视我吗,快滚!”说罢赶紧立起身来,往后退了一步,面前憨厚的男子挠挠头“内个,亲分只想看看小罗维诺,顺便和你一起教室,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走,你刚入学嘛,哈哈。”顺便个鬼啊,你明明比我高了一届,罗维诺暗暗想着,却忍不住在内心升腾起温暖,别扭的说了谢谢,又想着刚刚费里西安诺的过失,罕见的主动拉起西班牙少年的手快步向前,只向后方被遗忘的费里西安诺说了句:“快跟上来,笨蛋弟弟。”听到背后传来一声轻柔地答应声就继续向前,他没看见的是,平时一直在他眼中只会傻笑的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睁开了眯着的眼,死死的盯着他们牵着的手,目光复杂难辨。

  来到了新生报到处,见罗维诺脸色已经恢复,费里西安诺便又挤在罗维诺的怀里了,也不顾及自己已经是高中生这个事实,罗马诺虽然也很难为情但想着刚才把他抛下的事,难免有了愧疚也就任他去了。校长发表着无聊的长篇大论。

  正当罗维诺昏昏欲睡时就见那令人讨厌的学生会长亚瑟·柯克兰上了台子,讲了起来,这是他们家族敌对的集团优秀的小公子,只不过最近两家关系微妙。看着他的嘴张张合合,突然两句话无比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本次新生中需要了解的优秀生就如以上所讲,尤其要在最后提到的是费里西安诺·瓦尔加斯以超乎常人的艺术成绩入我校,这在以文化课为主的我校是并不多见的不得不说是艺术天才,所以破格录取,希望以后多为学生会做出贡献。”单的被提出的费里西安诺这个名字被在场所有人谈论着,这些优等生的眼里都流露出了好奇与敬佩。罗维诺看了一眼在自己怀里睡着的弟弟,低垂着的眼睛里似乎流露出了不甘与迷茫。他或许与这人隔得越来越远。

  呐,我有存在的必要吗。

  真的好不甘心呢。

  谁知道呢。

 

 

 

  




【APH】当你遇见他

伊我 ooc注意 小学生文笔 勾搭妹子的费里ww 短小

  你早就听闻水城威尼斯的盛名,碧水环绕,古朴美好。“今天,”你对着威尼斯的天空呢喃“终于来了呢。”历史在这里沉淀出文静美好的感觉,你不禁沉浸其中。你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行人来往,对着身边的人说笑,你紧了紧身上的风衣,挺直脊背走到了车站旁,你该去哪,迷茫着,被未可知的孤独浸没,垂眼望着地面。

  “ciao!美丽的小姐,我是费里西安诺,你一人站在这多孤独,是谁那么狠心,不如小姐和我走走如何。”明朗的声音唤醒了你,你正想和他解释来因却再抬头时正好对上他的眼睛,蜜色眼睛中充满了阳光与纯真,给人甜美的感觉,你心中因一人前来的孤独感被驱除的的完全,“好,好啊。”鬼使神差的你这样说着,微笑。褐发少年笑着说:“果然东方女孩都具有独特美丽呢,而你是里边最特殊的呢。”你心中明白可能是场面话但心中还是欣喜。他带领你走进一家温馨的咖啡店,你们享受美好的下午时光,少年突然伸手邀请你:“可以一起转转吗,你如果想知道这里的名胜,找我就对了呐。”你点头,不好意思的把手搭到少年的手上,他轻轻举起,吻了一下,望着你的神情专注而温柔,好像你是他的珍宝一般。真好呢,心里被不知名的雀跃填满。他走在你半步前,侧身体贴的对你介绍,他知道的详细程度超乎你的想象。

  你正听得认真时,他忽然凑的极近“呐,真不想和你分开呢。”你才发现已至黄昏,眼眶忽然酸了的你,轻拉住他的袖子,他刮了下你的鼻子,轻拍你的手:“再美好的相遇总是要分开的,舍不得什么的难免有,但我必须要回去了哦,会记得你的。”你看了看他温暖的笑容,像阵夹着花香的风,风什么的终究握不住啊。“好,再见,我很开心哦这次。”释然的语气,但你已知道你在难忘怀。少年轻轻笑了,退后几步,冲你摆摆手,衣角被渐渐大起来的风吹起,额发扫过他的脸,美好的不似凡人。你望着他走远的影,笑着走向反方向,美好的东西只有短暂才让人深刻吧,夕阳下,一切突然无端美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