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旧

为了旧剑,为了梅林,为了小太阳奋斗着

【APH/伊双子】绝对零点(三)

裂开

 高一 A班教室

急于与新同学打好关系的名门后代深知自己到这学院的主要目的,学习也只能排在后面,便是人际了,这将为他们未来在各种场合都有立足之地,而某些人显然没有这样的自觉,罗维诺随便坐在教室的角落用手支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看着正向某个高个子德国人撒娇的自家弟弟,他并不是有心看见的,奈何教室它就这么大,想不看见也难,那个土豆混蛋居然又在诱拐自家弟弟,自己的弟弟也真是太傻,笑的这么开心干什么,明明……都没对自己这样过啊。想到这里,罗维诺不受控制的咬紧了牙,被压抑的爆脾气也在临界边缘,而接下来那个名叫路德维希的人的一个动作,让他的理智断了弦。

  有着暖暖笑容的少年蹦蹦跳跳着,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也因此歪斜,路德维希叹了口气,无奈的轻按住他的双肩,又空出一只手帮他把眼镜扶正,一切是那么的温柔美好,让人不认打破……个头啊!罗维诺气呼呼的走上前一把把弟弟拽到自己身后,不顾他的惊呼,对着自己厌恶其实还有恐惧的路德维希大声吼着,喂,你个混蛋土豆,离我家弟弟远点,反正你肯定是有什么目的吧!路德看着不让他省心的瓦尔加斯兄弟他感觉胃有点疼。费里一看急了,哥哥,他不像你想的那样啦。罗维诺心中气结,抬起头看着费里,哈,反正……老子一文不值对吧。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指谁,指什么,他只是顺应了自己的意思,跑了出去。跑到半路,他的心里也不禁懊悔,他当时明明不是那个意思,为什么就那样做了啊,那就等那个笨蛋弟弟一会儿好了,就一会。

  教室里路德维希一脸胃疼的问费里要不要去追,费里西安诺只是扶了扶眼镜,道,没事的哦,这也是没有办法的。镜片反射着光,嘴角是温柔的笑。

  抓得太紧也是不好的,不是吗。

 

  十五分钟后,罗维诺气急了,笨弟弟居然不来道歉,我也是为了他好嘛,脸上摆着不愉快,快步走着,气呼呼的随便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蹲了下来,咬着牙也不肯承认自己确实很为委屈,“啊呀,罗维诺啊,你怎么在这里啊,俺真是和你有缘啊“”大个子的少年带着明朗的微笑道,罗维诺不想理他,继续忧郁,安东尼奥嘴里嘟囔这小罗马诺不要讨厌亲分,一边俯身捏他的脸,一分钟,两分钟,“喂坟蛋,俄德练。“罗马诺抬头,不满道。“好好,怎么啦,有什么难过的和亲分说说”罗马诺原本不耐烦的表情平静下来,眼中是沉寂的落寞,:“番茄混蛋你说我是不是个不称职,没用的哥哥啊,我明明是为了他好,他为什么就不明白呢,那么傻,被别人骗了也不知道啊该死的!“”安东尼奥不用想也知道他说的是谁,叹息着:“嘛嘛,对于费里来说这也是正常的嘛,于公于私路德维希都是他应该亲近的人,对于罗马集团来说他也是必须拉拢的人嘛,所以别生气啦。”罗马诺轻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是不懂,只是有点气,气自己没办法帮上弟弟的任何忙,连他对别人好也做不出任何有影响的举动,为什么什么也做不到啊。

  安东尼奥看着他不停变化的脸色,沉默半晌,如果可以的话真不想说出,明明罗维诺现在这样无忧无虑也很好但,他并不快乐。

  “呐,罗维诺,关于继承的事,你,怎么想呢,或者说你希望怎么做?”还是说出了。

  鸟巢幼鸟正等着父母的喂食,惬意的互相依偎。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