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旧

凹凸,雷安only,不拆不逆,嘉厨,安厨。
fgo,周迦不逆不拆,迦厨

【APH/伊双子】绝对零点(二)

回忆杀,字数报表,补全设定,罗维从小因为身体在乡下静养设定,人物行为只是剧情需要。


  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最开始他们都只是只知玩耍的懵懂孩童而已。

   偌大的庭院里,春意弥漫,温暖呢,看似这样。两个女佣打扮的女子正躲在角落窃窃私语,这样的天气,偷懒是再好不过了,“喂,喂,你们怎么在这,我可找了你们半天了,真是气死人了。”中年女子发现了她们怒气冲冲道。“那个,管家真的万分抱歉,但你也知道,今天没什么事做,偷懒也是难免的嘛嘿嘿。”两人中稍高的女佣这样说道。中年女人翻了翻眼睛;“身为瓦尔加斯的人,想当然的要严谨,看你们刚来放过你们,孙少爷要做饭,你们,快去准备最好的食材送过去。”两女佣赶忙答应,刚要走又想起了什么扭头问道:“哪个孙少爷来着?”“还能有哪个孙少爷,我们瓦尔加斯家可只有一个堂堂正正的孙少爷啊,送到费里西少爷的厨房就行了。”

“啊咧这是为什么呢,明明罗维诺少爷也是......”“闭嘴,那个从小在乡下长大的人,怎么会被老爷看重,脾气不好,又什么都做不好,还顶撞老爷,你懂这是什么意思吧?”两人连连点头,一副受教了的样子。

  三人不久就忙去了,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一个小小的人蹲在草丛里,用手拼命捂住嘴,碧色眼里充满泪水,却死咬着牙不肯流下,他只是偷跑来找弟弟的,却发现了他不该发现的事,他竟从不知他人是这样看待他,他一直傻傻任性着,以为他们都会懂得自己。“哈,我真的......好自私......以为别人会对我抱有关爱,傻透了啊我,早该发现的。”男孩哽咽的这样对自己说,脑海不受控制的闪过最深刻的画面。

 

 

 

  老人抱着自己心爱的孙子教给他自己最喜欢的绘画,那天阳光也是极灿烂的。“喔喔,我可爱的小孙子你太棒了,这么小就有如此天赋,爷爷我都自愧不如呢”老人摸着下巴上不多的胡子,笑眯眯的,“呗,那是爷爷教的好,我也很喜欢画画呢,总感觉有一种幸福感。”尚且三四岁的费里西故作正经的冲爷爷说到,奈何软糯的声音让这句话有说不出别扭感。Remus摸着他的头笑了,小费里懵懵懂懂跟着笑,其乐融融。

 忽然一人进来,向Remus附耳说了些什么,待Remus点了点头他才出去。小费里只依稀听到,孙少爷,见你一面之类的。正当他想询问时,只见一个年龄和他差不多的人被领了进来,因为逆着光他刚开始没有看清这人的面容,只见那人别扭的扯着自己的小领结,显然第一次穿这种正式的衣服,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才试探地走进来,随着他的走近,小费里才看清了他的样子,面容可爱,和他有几分相似,绿色的眼瞳漂亮的就像爷爷帽子上最好看的那颗绿钻石,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和他过于白暂的肌肤不同,手还不停地玩弄自己的衣角。小费里还是第一次见与他年纪相仿的小孩,心中只觉得他可爱的不得了,比爷爷给他说的那些美人还要让他喜欢,他一下子从爷爷的怀里跳下来,跑到小男孩的面前左瞧瞧右看看,又把他的手牵起来“ciao,做朋友一起玩好吗,爷爷他叫什么名字啊!”看着兴奋的费里,Remus笑着说“你的双生哥哥罗维诺·瓦尔加斯,以前没给你怎么提呢,因为生病了所以爷爷让人在乡下照看他,现在想着你缺个玩伴就让他回来了,你开心就好”罗维诺不好意思的揪了下自己的头发,怯怯地说:“爷,爷好。弟弟好”Remus淡淡的点了点头,担心费里西饿了,就抱着他去吃饭了,罗维诺不知该怎么办,只好跟在他们后头,他心里还是对自己从未见过面的爷爷和弟弟很好奇,心底还有一丝被他努力掩藏的期待,要是能和他们相处的好那就太好了,心里这样想着。

  用餐时,费里西一个劲的给他推荐菜,兴致勃勃,他也不好推辞只能勉强应对,不让自己在陌生环境的慌乱流露出来,其实心里也,不是不开心那。但是他不知道怎样感激别人,只能一个人别别扭扭得想个半天最后终于下定结论,“和他玩就可以增进关系”这样的想法。

  饭后,罗维诺拉起费里西的手就低着头飞速向外走去,Remus没有阻止。到了屋外罗维诺才猛然发现自己第一次来,根本不熟悉什么地形,所以到底要去哪里啊喂!心底正纠结愤怒着,衣袖忽然被人扯了扯,费里西安诺用那双无辜的蜜色眼瞳望着他问道:“呗,哥哥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呀。”罗维诺一下子愣住了,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一样说不出任何话,脸清晰可见的迅速变红,支吾了半天,最终下了狠心一般恶狠狠的说:“笨蛋,当然是出去玩啊,只是我不知道路而已,就这样而已!!”费里西笑了,带着生不知道是谁的气的罗维诺到了庭院的小湖边,“这里最美了,还有我能不能......”费里西两只手不安的握到一起,他突然想起爷爷的一句话,罗维诺正要问,就感觉自己的脸颊被温热的软软的什么触碰了一下,这个混蛋弟弟居然刚见面就亲他,就算他才三四岁,但是这刺激也让早熟的他受不了,他的大脑一瞬间当机,于是看见逐渐靠近的想安慰他的费里西下意识伸手推他,但他忘记了身后就是湖,直到费里西落水的声音传入他的耳膜,他才意识到自己无意中做了什么错事,他明明没想这么干的,他慌乱级了,只知道疯狂的喊人,就当他想自己跳下去时,Remus带人赶到把费里西救了出来,而后Remus抱着费里走的同时,还把想靠近的他瞪了一眼,眼中连敷衍都没有了,冷冷的,但罗维诺已无暇顾及这些,他只担心弟弟的情况。

  家庭医生很快赶来,确定费里西安诺没事时,罗维诺和在场所有人才松了口气,罗维诺看着脸色苍白昏迷着的弟弟,鼻子发酸,心里很难受,Remus努力压抑着快要爆发的心情,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说到:“嗯,你也知道费里西这样子了,那你搬过来的事情就不好办了,你先回乡下吧,等有时间就来接你。”罗维诺虽小但还是懂得这是什么意思,他再也见不到他的弟弟了,真的很不甘,但是他没有反抗的权利,只能乖乖走了。幸运的是自那以后费里西就一直来看他,他也越来越习惯费里西在他身旁了,也沉浸于这样的生活。

  而这样的事实,嘲笑着他的天真。他也想被重视啊。

  可不知为何,无论他在怎么努力,只能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越来越被爷爷排斥,所以才想着用火爆出格的行为来让他注意,可却总是适得其反。

  也许从那时便起了除兄弟情以外,悄悄生长的不明情绪。

 ▂_▂_▂_▂_▂_▂_▂_▂▂_▂_▂▂_▂_▂▂_▂

用一下午的时间撸完了,话说你们想吃这篇文的肉吗,如果新手的渣肉也能接受的话,磨出来也要时间


评论(5)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