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旧

凹凸,雷安only,不拆不逆,嘉厨,安厨。
fgo,周迦不逆不拆,迦厨

【冷战无差】My sun

  *ooc或许有,新手文狗血有
  *无聊产物不喜请点可耐的小叉叉
 

  如果不是专属我的东西,那就很恶心了呐,所以请带这你那恶心的笑容离我远点――题记

  常有人赞他为太阳,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的确如此,耀眼的金发,嘴角总是咧开的大大笑容,如天空一般清澈的蓝眼足矣让任何人感到温暖。可是伊万只是冷笑一声同:呵,太阳,真是狗屁。
  他怎么会是太阳,真是可笑,那个人,阿尔弗雷德见到他时总是把嘴角尽力向下拉着,眸中尽是鄙夷不屑与冷漠,这才是他真实的模样吧。
  也许是伊万自欺欺人,可就算阿尔弗是太阳,他也从不把阳光照到西伯利亚的冻土上,伊万也不屑那样在他眼中近乎是施舍的东西。所以每次在会议上,无论看见那位亲爱的,哦不令人厌恶
的hero先生扬起那熟悉的美国人标准笑容时伊万总是开口嘲讽:“可怜的hero先生,你不知道又长的多少斤肥肉呢,腰都看不见了呼呼”之类的,每次都能把阿尔气的脸色发青,而当事人还一脸和善的和身边人讲话,两人关系和好之日貌似遥遥无期呢。
  本来应该这样过着,直到地球毁灭也当是如此伊万一直坚定的这样认为,在他被矮他半头的阿尔困在墙角之前。天知道是怎么回事,哦让我们回到五分前吧亲爱的。
  今天是情人节,不过联五会议照开,不过你以为五流氓真有心在如此特殊的一天专心开会吗,答案是不,他们平常也没认真过好吗x。于是阿尔无论怎样用他那魔性的声音呼喊众人依然一副有所思的样子,也就是根本没认真听,阿尔这个ky也察觉到了不对,只好宣布暂时休息,弗朗率先开腔:“哦,小阿尔,哥哥我和马蒂约好今天出去,啊,难得的机会马蒂终于不害羞了,我得做点什么了,所以说今天我就先走了呦。”阿尔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就受到了单身狗的人生攻击,呆愣的看着弗朗西斯理了理长发悠悠出门,“fuck,有男朋友了不起啊。”不过看着剩下的人内心总算有了安慰,“那个,耀你能和我度过这美的一天吗,我只是觉得一个人太孤独而已真的!”绅士先生看王耀不信又加了一句,脸因激动涨的有点红,王耀憋着笑:“当然可以,你不用那么紧张阿鲁。”亚瑟眼睛一亮,伸出手,王耀笑着握住,两人相携走向大门,“哈,阿尔弗一脸什么表情啊,笑死我了呐。”一直没开口的伊万笑着开口,亚瑟挑眉:“阿尔你还是小孩嘛,很正常的这种情况。”阿尔脸色难看的沉默着,连二人挑衅也并没有反应,亚瑟自觉无趣走了。
  “我们伟大的hero先生也有这么狼狈的时侯啊,真是少见,”伊万起身说道“那么我也要走了。”正要转身,就被一股力量推到墙角,阿尔抬头看着比自己高半头的人:“我不许你走,hero的话不容反驳,你是和谁约好了,说啊。”“哈,你真可笑,我有什么事需要和你汇报吗,大家的太阳先生什么时候有心关照我了……”剩余的话被堵在唇齿间,阿尔强行拽住他的领子吻住了他,伊万惊愕,趁着空挡,阿尔撬开伊万的牙关,与他的舌纠缠,啪,伊万扇了他一巴掌,“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劝你别开这种玩笑,你可以去和任何人做这种事。”他的声音从未这么冷过,像雪原上的寒风。阿尔弗愣了很久,然后平静:“这还用问,我喜欢你,就这么简单,你也不用打我吧,只是亲了一下而已。”这话彻底吧伊万震住了,“……哈,哈,真可笑这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大笑话,今天我什么也没听见。”伊万推开阿尔弗雷德。
  你不可能喜欢我,也不可以喜欢我,你可以是任何人的太阳,却唯独不可以是我的,因为我天生就生长在太阳照不到的角落,注定得不到幸福。
  我永远不能对你笑,因为你从不肯对我有一丝感情,能得到你的怒火也好。我是那么害怕会被你毫不留情的推开,我想做你的太阳,只想做你的。
  我是那么爱你可惜我们之间隔了现实。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