栖旧

fgo中,帝韦伯,周迦,黄金三靶厨。

厉害了

Gandora:

旮旯底大型认亲活动现场

阿周那:这是这个宝具是我爸的……
源赖光:这个宝具是……

光妈灵机一动:你爸的宝具是我的宝具,四舍五入,你就是我儿子了呀!!!儿~子~~!!
阿周那大惊失色:?!!【先跑为敬】
迦尔纳茫然路过:阿周那你在跑什么?
阿周那大步流星:来不及解释了快跑!【拉上迦尔纳】
迦尔纳困惑不解:?
光妈醍醐灌顶:迦尔纳是阿周那同母异父的哥哥,声音还跟金时那么像,四舍五入,你就是我儿子了呀!!!儿~子~~!!
迦尔纳一脸懵逼:???

目击证人:

谁知道这张图的后续啊  很带感的  跪求(土下座)

fgo,求好友

谁有印度兄弟啊,求大佬加我

【米诞】EYE

大概冷战

  蔚蓝的眸
  总是使映在其中的事物也变得缠绵悱恻
  清澈,纯净,不容亵渎
  但
  那不是孩童一般的天真
  你在不长的历史中
  经历了太多
  那是容不下任何人的蓝色
  所以那么美好
  飞蛾扑火也好
  粉身碎骨也罢
  引不起蓝色的波动
  它看过什么
  这样问到
  你只是笑
  如玛利亚一般的悲天悯人
  也像是对世间厌烦的隐士
 

  从未见过蓝色的波动
  想看见那双眼的波动
  无论是脱离了那人的统治
  还是和亲兄弟大打出手
  为什么
  我是国家
  这样说的你
  骗子

  蔚蓝色遇到紫罗兰的时候
  纳木错的湖也不抵你的美丽
  你的眼染上了欲望
  不再空白
  变得深邃
  更是夺人心魄的
  笑着
  我要他死

  紫罗兰色终于消失在
  欢乐的圣诞
  你笑了
  我见过罂粟
  比不上你哪时
  瑰丽中带着毒
 
  那晚
  你说你赢了
  很开心
  不过是个可怜人罢
  你的蔚蓝色中
  含着泪
  从没见过
  骗子

 

关于礼猿,k,伏见

  看见很多言论有感而发,乱七八糟的,看看就行了。

  k是很多年前追的番,那时才刚腐,去年听说出了第二

季犹豫的不敢看,今年才决定看,第一季忘的差不多了

于是看了一遍,就是那时喜欢上伏见的,但只是停留于

声音好听颜好看,病娇我喜欢那样的层面上,直到补了

小说才深爱上这个别扭外表冷漠其实内心柔软的少年,

经历使他扭曲,但是他始终都没有丧失那份温柔,他也

并不是病娇,冲着八田嘶吼的他,只是让我心疼,于是

我希望他有一个归属,有一个适合他的人。
 
  或许是太过盲目跟风,我莫名其妙跟了伏八,看了许

多相关视频,刚开始那些伏见痴汉啊,病娇甚么的我也

没什么感觉,直到有些视频弹幕里反应的思想让我很不

舒服比如说“猴哥快去给八妹道歉”“猴哥痴汉,死死

粘着八妹”“八妹要是和猴哥在一起,猴哥撵都撵不

走”,伏见为何要道歉,为何别扭自尊的伏见会撵也撵

不走,不了解请不要乱说,考虑下伏见厨的心思好吗。

  直到看了抓,一边痴汉于可爱的小伏见,一边感到自

己很喜欢室长与伏见的相处方式,但是不明确那是什

么,直到看了露太太的手书,妈地这是我梦寐以求的cp

啊,不得不说只有室长这样腹黑的人才管的了小伏见

啊,才能理解他呀,伏见在他的手下成长,懂了快乐,

室长就是他的光明,沙之城那里很有感触,然后看了第

二季我就深深的陷入了礼猿的大坑,然而这只是开始。
 
  于是去各种看礼猿的视频很快好心情就没了,呵呵,

看什么都有伏八党刷存在感,光明正大的在无关场合刷

八妹,妈的智障,我只想安静的痴汉伏见,关你们家八

妹什么事啊!于是成了伏八黒,手动再见←_←。难道

贬低别的cp很有意思吗?
 
  另外b站关于k的视频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没人看了,很

担忧,也很痛苦。

  ps:欢迎来补充,欢迎来撕

【APH/伊双子】绝对零点(三)

裂开

 高一 A班教室

急于与新同学打好关系的名门后代深知自己到这学院的主要目的,学习也只能排在后面,便是人际了,这将为他们未来在各种场合都有立足之地,而某些人显然没有这样的自觉,罗维诺随便坐在教室的角落用手支撑着下巴,百无聊赖的看着正向某个高个子德国人撒娇的自家弟弟,他并不是有心看见的,奈何教室它就这么大,想不看见也难,那个土豆混蛋居然又在诱拐自家弟弟,自己的弟弟也真是太傻,笑的这么开心干什么,明明……都没对自己这样过啊。想到这里,罗维诺不受控制的咬紧了牙,被压抑的爆脾气也在临界边缘,而接下来那个名叫路德维希的人的一个动作,让他的理智断了弦。

  有着暖暖笑容的少年蹦蹦跳跳着,架在鼻梁上的眼镜也因此歪斜,路德维希叹了口气,无奈的轻按住他的双肩,又空出一只手帮他把眼镜扶正,一切是那么的温柔美好,让人不认打破……个头啊!罗维诺气呼呼的走上前一把把弟弟拽到自己身后,不顾他的惊呼,对着自己厌恶其实还有恐惧的路德维希大声吼着,喂,你个混蛋土豆,离我家弟弟远点,反正你肯定是有什么目的吧!路德看着不让他省心的瓦尔加斯兄弟他感觉胃有点疼。费里一看急了,哥哥,他不像你想的那样啦。罗维诺心中气结,抬起头看着费里,哈,反正……老子一文不值对吧。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指谁,指什么,他只是顺应了自己的意思,跑了出去。跑到半路,他的心里也不禁懊悔,他当时明明不是那个意思,为什么就那样做了啊,那就等那个笨蛋弟弟一会儿好了,就一会。

  教室里路德维希一脸胃疼的问费里要不要去追,费里西安诺只是扶了扶眼镜,道,没事的哦,这也是没有办法的。镜片反射着光,嘴角是温柔的笑。

  抓得太紧也是不好的,不是吗。

 

  十五分钟后,罗维诺气急了,笨弟弟居然不来道歉,我也是为了他好嘛,脸上摆着不愉快,快步走着,气呼呼的随便找了个人少的地方,蹲了下来,咬着牙也不肯承认自己确实很为委屈,“啊呀,罗维诺啊,你怎么在这里啊,俺真是和你有缘啊“”大个子的少年带着明朗的微笑道,罗维诺不想理他,继续忧郁,安东尼奥嘴里嘟囔这小罗马诺不要讨厌亲分,一边俯身捏他的脸,一分钟,两分钟,“喂坟蛋,俄德练。“罗马诺抬头,不满道。“好好,怎么啦,有什么难过的和亲分说说”罗马诺原本不耐烦的表情平静下来,眼中是沉寂的落寞,:“番茄混蛋你说我是不是个不称职,没用的哥哥啊,我明明是为了他好,他为什么就不明白呢,那么傻,被别人骗了也不知道啊该死的!“”安东尼奥不用想也知道他说的是谁,叹息着:“嘛嘛,对于费里来说这也是正常的嘛,于公于私路德维希都是他应该亲近的人,对于罗马集团来说他也是必须拉拢的人嘛,所以别生气啦。”罗马诺轻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是不懂,只是有点气,气自己没办法帮上弟弟的任何忙,连他对别人好也做不出任何有影响的举动,为什么什么也做不到啊。

  安东尼奥看着他不停变化的脸色,沉默半晌,如果可以的话真不想说出,明明罗维诺现在这样无忧无虑也很好但,他并不快乐。

  “呐,罗维诺,关于继承的事,你,怎么想呢,或者说你希望怎么做?”还是说出了。

  鸟巢幼鸟正等着父母的喂食,惬意的互相依偎。


【APH/露米】唇间味道上

  痴汉米,男公关露,人物ooc不可避免,王大爷神助攻,才不会说下篇会写肉呢


 大的过分的音乐声在他的耳里回荡,刺得因昨夜玩游戏熬夜而隐隐作痛的头更痛了,连视线都是模模糊糊的,心底咒骂着今早将他带来说是见见大人的世界的大学舍友王耀,他早就逃到了角落,嘴里哀嚎着,夜店从没有什么昼夜之分,更别说知名的夜店T.L.了,看着早就和其他同学玩的正好的王耀,随手点了一杯鸡尾酒,也不管什么未成年人不能喝酒的狗屁规定,胡乱看着周围狂欢的男女,他,刚刚19岁阿尔弗雷德,看到了他命中注定的变数。很多年后回忆起来,也只能自嘲地说自己是被丘比特的箭射中了,真他妈的可笑。

  男人只是随意的站在那里便足以吸取全场人的目光,罕见的紫眸,白金色的柔软发丝,白暂的肌肤,嘴角那丝无害的笑容,身上不好好系着扣子的西装,露出了精致的锁骨,温柔的对着身旁的女人低语,阿尔弗当时心仿佛被什么击中了,想要得到他,那只是一瞬间就冒出的念头,却迅速占据了他的整个身心,我可是hero呢,自然是个行动派呢,喃喃低语着,将杯中酒一口灌下,嘴角是有些张扬的笑容,就算是第一次追男人,他也绝不会输。

  装作无意的窥视着那个人,直到王耀来喊才恍然回神,一回寝室便拉着王耀询问那个人的事情,这个人是他的好友并没有什么需要掩饰的,王耀显然是那家的常客,不假思索地便说:“店里的头牌啊,也就是男招待,伊万布拉金斯基,很受欢迎啊。”很受欢迎吗,阿尔弗雷德的眼神暗了暗,王耀玩味的看着他:“呦小伙自情窦初开了,不是之前还说没有任何人能让你真正喜欢上吗,还玩一星期换个女友这种装逼行为够了啊,现在认真了倒是。”阿尔弗雷德出奇的没有否认:“我想要他,这是从未有过感受。”王耀叹了口气,答应了他会打听伊万的资料。

  他又在和谁接触,他又在和谁调情,他怎么可以对着别人笑!

  跟踪了他三个月,犹豫着不知如何让他对自己感兴趣,心里的郁结却越来越重,我还是我自己吗,他也曾自嘲想放弃过,可看见伊万时却又把那种想法抛到了脑后,甚至觉得只要看着他就足够,虽然男招待的身份伊万经常与其他人暧昧,但也仅止于那样,实际上伊万与任何人都保持着一种淡淡的距离,这让他的情绪只限于嫉妒上面,既庆幸却也纠结,像个恋爱中的小女人似的矫情,濒临崩溃。

  他会在角落偷拍他的举动,因为他的每一个瞬间都让他迷恋。照常的在偷拍时,却看见一个女人,准确的说是很漂亮的大胸妹子,正紧贴着他的目标,羞涩又大胆的说了些什么然后大胆的望着他,眼里明显的是暗示,这种场景并不少见,甚至说在阿尔弗的观察中是很常见的,就算这次的对象出奇的漂亮,但伊万一定会拒绝,阿尔弗雷德自信满满,下一秒的发展却让让他险些晕过,伊万布拉金斯基,似乎看了周围一圈,露出思考的表情,点了点头,说了些什么,看那姑娘开心的过分的样子,还大喊了一句今晚见,阿尔弗雷德整个人都是懵逼的,什么他居然答应了,不过正常吧,说不定人家只是刚好碰上看上的呢,毕竟那么美的人谁不会动心......哈开什么玩笑,那么庸俗的女人根本配不上她,只有我身为hero的我才有资格和他在一起。

  “开什么玩笑啊,”阿尔弗雷德露出了大大的微笑,今夜他可是属于我的啊。

   转身离去,掐好了他下班的时间守在他必经的角落,势在必得。

  

 ▂_▂_▂_▂_▂_▂_▂_▂▂_▂_▂▂_▂_▂▂_▂

一下午匆忙撸完,因为中考好久没更新了,对不起那些关注我的人,这几天会尽量更新,话说有人看k吗,最近萌上了,下章有肉大概需要时间酿,苦逼


【APH/伊双子】绝对零点(二)

回忆杀,字数报表,补全设定,罗维从小因为身体在乡下静养设定,人物行为只是剧情需要。


  这种感觉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最开始他们都只是只知玩耍的懵懂孩童而已。

   偌大的庭院里,春意弥漫,温暖呢,看似这样。两个女佣打扮的女子正躲在角落窃窃私语,这样的天气,偷懒是再好不过了,“喂,喂,你们怎么在这,我可找了你们半天了,真是气死人了。”中年女子发现了她们怒气冲冲道。“那个,管家真的万分抱歉,但你也知道,今天没什么事做,偷懒也是难免的嘛嘿嘿。”两人中稍高的女佣这样说道。中年女人翻了翻眼睛;“身为瓦尔加斯的人,想当然的要严谨,看你们刚来放过你们,孙少爷要做饭,你们,快去准备最好的食材送过去。”两女佣赶忙答应,刚要走又想起了什么扭头问道:“哪个孙少爷来着?”“还能有哪个孙少爷,我们瓦尔加斯家可只有一个堂堂正正的孙少爷啊,送到费里西少爷的厨房就行了。”

“啊咧这是为什么呢,明明罗维诺少爷也是......”“闭嘴,那个从小在乡下长大的人,怎么会被老爷看重,脾气不好,又什么都做不好,还顶撞老爷,你懂这是什么意思吧?”两人连连点头,一副受教了的样子。

  三人不久就忙去了,谁也没有注意到的是,一个小小的人蹲在草丛里,用手拼命捂住嘴,碧色眼里充满泪水,却死咬着牙不肯流下,他只是偷跑来找弟弟的,却发现了他不该发现的事,他竟从不知他人是这样看待他,他一直傻傻任性着,以为他们都会懂得自己。“哈,我真的......好自私......以为别人会对我抱有关爱,傻透了啊我,早该发现的。”男孩哽咽的这样对自己说,脑海不受控制的闪过最深刻的画面。

 

 

 

  老人抱着自己心爱的孙子教给他自己最喜欢的绘画,那天阳光也是极灿烂的。“喔喔,我可爱的小孙子你太棒了,这么小就有如此天赋,爷爷我都自愧不如呢”老人摸着下巴上不多的胡子,笑眯眯的,“呗,那是爷爷教的好,我也很喜欢画画呢,总感觉有一种幸福感。”尚且三四岁的费里西故作正经的冲爷爷说到,奈何软糯的声音让这句话有说不出别扭感。Remus摸着他的头笑了,小费里懵懵懂懂跟着笑,其乐融融。

 忽然一人进来,向Remus附耳说了些什么,待Remus点了点头他才出去。小费里只依稀听到,孙少爷,见你一面之类的。正当他想询问时,只见一个年龄和他差不多的人被领了进来,因为逆着光他刚开始没有看清这人的面容,只见那人别扭的扯着自己的小领结,显然第一次穿这种正式的衣服,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会,才试探地走进来,随着他的走近,小费里才看清了他的样子,面容可爱,和他有几分相似,绿色的眼瞳漂亮的就像爷爷帽子上最好看的那颗绿钻石,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和他过于白暂的肌肤不同,手还不停地玩弄自己的衣角。小费里还是第一次见与他年纪相仿的小孩,心中只觉得他可爱的不得了,比爷爷给他说的那些美人还要让他喜欢,他一下子从爷爷的怀里跳下来,跑到小男孩的面前左瞧瞧右看看,又把他的手牵起来“ciao,做朋友一起玩好吗,爷爷他叫什么名字啊!”看着兴奋的费里,Remus笑着说“你的双生哥哥罗维诺·瓦尔加斯,以前没给你怎么提呢,因为生病了所以爷爷让人在乡下照看他,现在想着你缺个玩伴就让他回来了,你开心就好”罗维诺不好意思的揪了下自己的头发,怯怯地说:“爷,爷好。弟弟好”Remus淡淡的点了点头,担心费里西饿了,就抱着他去吃饭了,罗维诺不知该怎么办,只好跟在他们后头,他心里还是对自己从未见过面的爷爷和弟弟很好奇,心底还有一丝被他努力掩藏的期待,要是能和他们相处的好那就太好了,心里这样想着。

  用餐时,费里西一个劲的给他推荐菜,兴致勃勃,他也不好推辞只能勉强应对,不让自己在陌生环境的慌乱流露出来,其实心里也,不是不开心那。但是他不知道怎样感激别人,只能一个人别别扭扭得想个半天最后终于下定结论,“和他玩就可以增进关系”这样的想法。

  饭后,罗维诺拉起费里西的手就低着头飞速向外走去,Remus没有阻止。到了屋外罗维诺才猛然发现自己第一次来,根本不熟悉什么地形,所以到底要去哪里啊喂!心底正纠结愤怒着,衣袖忽然被人扯了扯,费里西安诺用那双无辜的蜜色眼瞳望着他问道:“呗,哥哥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呀。”罗维诺一下子愣住了,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一样说不出任何话,脸清晰可见的迅速变红,支吾了半天,最终下了狠心一般恶狠狠的说:“笨蛋,当然是出去玩啊,只是我不知道路而已,就这样而已!!”费里西笑了,带着生不知道是谁的气的罗维诺到了庭院的小湖边,“这里最美了,还有我能不能......”费里西两只手不安的握到一起,他突然想起爷爷的一句话,罗维诺正要问,就感觉自己的脸颊被温热的软软的什么触碰了一下,这个混蛋弟弟居然刚见面就亲他,就算他才三四岁,但是这刺激也让早熟的他受不了,他的大脑一瞬间当机,于是看见逐渐靠近的想安慰他的费里西下意识伸手推他,但他忘记了身后就是湖,直到费里西落水的声音传入他的耳膜,他才意识到自己无意中做了什么错事,他明明没想这么干的,他慌乱级了,只知道疯狂的喊人,就当他想自己跳下去时,Remus带人赶到把费里西救了出来,而后Remus抱着费里走的同时,还把想靠近的他瞪了一眼,眼中连敷衍都没有了,冷冷的,但罗维诺已无暇顾及这些,他只担心弟弟的情况。

  家庭医生很快赶来,确定费里西安诺没事时,罗维诺和在场所有人才松了口气,罗维诺看着脸色苍白昏迷着的弟弟,鼻子发酸,心里很难受,Remus努力压抑着快要爆发的心情,用尽量平和的语气说到:“嗯,你也知道费里西这样子了,那你搬过来的事情就不好办了,你先回乡下吧,等有时间就来接你。”罗维诺虽小但还是懂得这是什么意思,他再也见不到他的弟弟了,真的很不甘,但是他没有反抗的权利,只能乖乖走了。幸运的是自那以后费里西就一直来看他,他也越来越习惯费里西在他身旁了,也沉浸于这样的生活。

  而这样的事实,嘲笑着他的天真。他也想被重视啊。

  可不知为何,无论他在怎么努力,只能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越来越被爷爷排斥,所以才想着用火爆出格的行为来让他注意,可却总是适得其反。

  也许从那时便起了除兄弟情以外,悄悄生长的不明情绪。

 ▂_▂_▂_▂_▂_▂_▂_▂▂_▂_▂▂_▂_▂▂_▂

用一下午的时间撸完了,话说你们想吃这篇文的肉吗,如果新手的渣肉也能接受的话,磨出来也要时间